首页 »

今天上午,王晓棠给远行的王丹凤写了一封信……

2019/9/11 19:53:19

今天上午,王晓棠给远行的王丹凤写了一封信……

5月6日,“小燕子”王丹凤去世的第五天,一早,著名表演艺术家王晓棠饱含深情给远行的丹凤姐手写了一封信。这封题为《有得盼》的书信传到了上海,在当天下午由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主办,上海电影家协会、上海电影博物馆、上影演员剧团以及上海电影表演艺术协会、中国民主同盟上影支部联合举行的纪念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王丹凤特别活动上,被上影演员剧团的知名演员张晓林深情朗诵。

 

有得盼


5月3日晨,好友电话告我,王丹凤去世了。


我的心一紧,有她在,就有得盼。


盼什么呢?


盼她的叮咛、嘱托。

 

她在上海,我在北京。这份“盼”是怎么建成的呢?是1976年之后,在几次全国文艺界大会间建立的。一见如故、相知恨晚。临分手,她说:这是我的地址和电话,你到上海,一定要来。

 

是,我去沪,但凡有空定去看她。


1997年9月18日,我携影片《大转折》和团队赴香港首映,这是当年7月1日香港回归后电影界的大动作,举办了盛大的首映礼,诚邀丹凤姐和柳和清先生莅会。仪式结束以后,她说:改天请你们团队到“功德林”来。


我们十人欣欣然前往“功德林上海素食馆”,受到盛情款待。众家弟兄久久不忘。


2003年初,经中央批准,中国电影博物馆开建,铁定2005年12月28日中国电影100周年之际,开馆迎宾。工程、布展极其繁浩,我是专家组成员,在第四厅(1949-1978)中要设一个亮点,100尊电影中的人物塑像,定王丹凤的形象是《护士日记》中的简素华。丹凤姐在电话中说:你们去天津泥人张那里审定人物模型,你替我好好看看,把把关。


2009年,上影厂建厂60周年大庆。我到会致贺,见到丹凤姐。转天她电话找我,想邀八九个来沪的同行聚一聚。说你替我办吧,要邀的人你替我请一请,我欣然领命。温馨的午宴上,杨在葆说了一句话:上海的演员中,王丹凤是事儿最少的。闻者喝彩。

 

2013年,中国表演艺术学会授予王丹凤终身成就奖。因会场远在青岛,88岁的丹凤委托家人代领奖。会议结束那个晚上,一个女孩到餐桌边找我,说:我是王丹凤的女儿,妈妈告诉我,到青岛一定要替她看看你。能够得到丹凤姐诚挚的惦念和信任,我感到熨帖。

 

倘若她不是5月2日展翅而去,我只会把这些珍珠粒深藏着,像孩提时心爱之物,不示予人。


如今她去了,我没得盼了吗?不不。昨天,5月5日立夏之日,我接受了北京电视台采访,告诉两位年轻的女编导,王丹凤是如何的善良。她的美丽,世人公认。可她的善超过了她的美。善是大情怀,包含着真与悲悯,饱含着中华民族的民族晶莹的智慧。我从两个年轻女编导的眸子里看到,她们将我的赞叹照单全收。


春天最后一缕风,托起丹凤远去。也会将她的真善美,播扬四海,五洲芬芳。


我更有得盼了。


2018年5月6日晨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