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功臣金亚秋,他的团队成功获取了月壤厚度和氦3含量

2019/10/10 2:43:28

科技功臣金亚秋,他的团队成功获取了月壤厚度和氦3含量

“自然介质层极化电磁散射理论与合成孔径雷达遥感成像理论”、“复杂自然介质矢量辐射传输的微波遥感新理论”……这些艰深的专业术语,一般人往往很难理解。

 

但说到我国首个月球探测器“嫦娥一号”,在国际上首次搭载多个通道的微波辐射计系统,成功获取了月壤厚度和氦3含量,开启了我国空间探测新的“科学之眼”,许多人就此知道遥感是什么。

 

复旦大学电磁波信息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金亚秋院士,就是这些遥感理论与应用的探索者。今天他获得上海科技功臣奖。当被问及科学研究中的苦乐和故事时,他这样回答,“我的研究没有什么故事,就是做事,完成一件工作后,会感觉轻松快乐,但随之一无所有,就再奔向新的目标。”

 

被外国专家称为“前所未有的工作”

 

金亚秋的专业领域——“空间微波遥感”,看似艰深,却与你我生活息息相关。据了解,绝对零度(即—273.15℃,理论上所能达到的最低温度)以上的物体会发出电磁辐射,按波长从短到长,分为可见光、红外线、微波等多个范畴。遥感技术就是通过远距离 (如卫星、飞机)测量电磁波辐射与散射,来实现目标特征的识别与估算,微波能穿透一定的遮蔽,如云、雨、树叶、干地表物体等,全天时全天候地获取地球目标的多种物理特征。

 

他领衔的电磁波信息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是我国遥感实现建模与数据反演主要的基础研究力量。在嫦娥微波探月中,利用多通道的微波辐射计,探测与反演全月球土壤厚度与分布,进而估算出全月球氦3的含量与分布,这也是嫦娥一号计划的重要科学目标之一。主持过俄罗斯月球探测的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曾惊呼:“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工作”。

 

早在1987年,金亚秋刚回国,作为领头人,带着年轻团队,开拓我国当时十分薄弱的星载微波遥感的基础研究。当时微波遥感团队在复旦大学物理楼,每天上班前电梯都停在四楼,因为金亚秋的办公室就在那里,他总是第一个来校。

 

历经二十多年寒暑,他带领实验室执着探索,至今在国内外已发表了700多篇学术论文、14本中英文专著与文集,在国际空间微波遥感领域的基础研究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最初极化雷达信息理论项目申请时,很难获得通过,几年后,当年的评审专家遇到金亚秋,坦率对他说,“当时我投了反对票,因为觉得这个问题不切实际,但现在证明你是对的,我们所里也在做这件事。”

 

“瞄准国家重大科学应用需求”

 

他的团队在雷达探测月球火星、高分辨率雷达目标监测信息获取、深空通信等领域,取得了十分有意义的进展。更令团队骄傲的是,多年研究中,他们对国外有种种限制的商用软件不靠不要,主要科学成果的研究软件全部拥有自主创新知识产权。

 

“我们的研究目标,无论是基础理论还是应用,都希望能对接国家重大科学应用需求,希望能有所创造,能立足并活跃于国际的科学前沿。”金亚秋道出心声。凭借在国际空间遥感领域的成就,去年7月他获颁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地球与遥感学杰出成就奖。在该学会50多年获奖名单中,金亚秋是第一个非欧美科学家。欧洲空间遥感联盟杂志ERSeL专文书评中,将他称为“在强起伏辐射传输理论中必须要提及的科学家”。

 

如今,实验室团队核心成员有20多个人。“除了我以外,全是年轻人。”话语中,金亚秋对实验室的未来满是期待。“还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申请项目,好多是跟着国际上已经在做的东西,这是追跑、跟跑;但是现在,申请时如果还提‘人家已经做了’,已经不大会得到支持了。大家都在想,什么东西是外国人没有想到的,没有做过的。”金亚秋看来,这是科研环境的变化,更是中国科研实力在二三十年间的上升轨迹——从追跑、跟跑,到平跑、赶超,向领跑努力。

 

题图来源:市科委供图